Archive | 唱唱反调 RSS feed for this section

利比亚反对派拿下首都,卡扎菲去向不明

23 8月

“利比亚反对派攻入了首都班加西,有记者问起义军战士,为什么革命军不先包围的黎波里后慢慢围困卡扎菲政权,而起义必然会付出巨大牺牲。他回答:“我们已 经等待了42年,不论是的黎波里,还是班加西的每一个利比亚人都渴望为了哪怕是提前一个小时的自由而牺牲,我们一分钟也不能等待,我们已压抑太久,一切都 是值得的。”卡扎菲的抵抗武装很多是打开城门迎接义军,义军进城只遇到轻微抵抗,抵抗部队是卡扎菲儿子指挥的部队。现在,卡扎菲的长子也已投降,次子被活 捉。利比亚反对派在攻入首都的黎波里后,已经将市中心的绿色广场改名为“烈士广场”。在的黎波里街头,庆祝的人群在高喊“我们自由了”。宾馆职员和卡扎菲 政府派来看管记者的人也已经跑了。央视记者张泉灵评价道,“事情的悲哀在于,他严格管制新闻,只让外国记者采访规定的场景,只让他的人民看规定的媒体。他 以为于是人民就会相信规定的内容和信念。可事到临头,原来信的只有他和他的儿子。”班加西民众质问道:“我要问问中国民众,法国、意大利等都纷纷支持利比 亚革命,但你们中国却没有做,你们来晚了,这是为什么?”“现在我们对四个国家,俄罗斯、土耳其、中国和叙利亚有个很大的疑问,他们为什么没有支持我们, 这是个在革命后必须要回答的问题。””《华尔街日报》报导, 白宫发言人表示卡扎菲仍然在利比亚,没有迹象显示他逃离了。

过秦论

15 6月

秦孝公据崤函之固,拥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当是时也,商君佐之,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具;外连横而斗诸侯。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

孝公既没,惠文、武、昭襄蒙故业,因遗策,南取汉中,西举巴、蜀,东割膏腴之地,北收要害之郡。诸侯恐惧,会盟而谋弱秦,不爱珍器重宝肥饶之地,以致天下之士,合从缔交,相与为一。当此之时,齐有孟尝,赵有平原,楚有春申,魏有信陵。此四君者,皆明智而忠信,宽厚而爱人,尊贤而重士,约从离衡,兼韩、魏、燕、楚、齐、赵、宋、卫、中山之众。于是六国之士,有宁越、徐尚、苏秦、杜赫之属为之谋,齐明、周最、陈轸、召滑、楼缓、翟景、苏厉、乐毅之徒通其意,吴起、孙膑、带佗、倪良、王廖、田忌、廉颇、赵奢之伦制其兵。尝以十倍之地,百万之众,叩关而攻秦。秦人开关延敌,九国之师,逡巡而不敢进。秦无亡矢遗镞之费,而天下诸侯已困矣。于是从散约败,争割地而赂秦。秦有余力而制其弊,追亡逐北,伏尸百万,流血漂橹。因利乘便,宰割天下,分裂山河。强国请服,弱国入朝。施及孝文王、庄襄王,享国之日浅,国家无事。

继续阅读

V for Vendetta 观后感 ——写在特殊的日子

4 6月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看一部特殊的电影,写一段特殊的话,记念一群平凡的人。

继续阅读

我感到羞耻

19 5月

我感到羞耻、困惑、迷茫、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