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一次讲座

29 10月

今晚突然决定去听一听李金山老师的讲座,主题是“儒墨相非与儒墨相合”,之所以决定去听这个讲座大概是因为我被一句话感动了——“李老师精心准备了很久,希望到时不要冷场,大家能去的都去吧!”。是啊,在科大这样的学校请一位并不著名的老师办一次关于先秦文化的讲座能期待有多少听众呢?作为一名至少对此感兴趣的人,我又怎能忍心看着志同者的热心被浇灭呢?那便去吧!

主办方似乎也知道不会有太多人,所以地点选在了二教的小教室,使得这次活动更像是一堂选修课而不是一次讲座。而来的人也只有十数人而已。

讲座的内容中规中矩,倒是讲座后的提问互动内容更有意思。或许是因为听众大部分都是国学研究会的成员的缘故,大家在思考时都特别在乎“国学”在当今社会发展中的用处,“创新”一词提的尤其多,比如如何将传统文化与“创新”联系起来,又如“国学”会不会阻碍“创新”,等等。

我突然感到非常的莫名,为什么大家要如此注重国学的用处呢?为什么偏要找出一条具体的经由国学走向创新的道路呢?我不知道这是否有些功利主义,或许有,或许又没有。这就像古典音乐或者其他的把玩往往能够帮助伟大的头脑迸发火花一般,若有人一定要问我古典音乐或者这些小嗜好要如何发扬光大才能帮助我们迎来“创新”,我只能说我不知道。在我看来,这些关于文化和艺术的讨论一旦走上“术”的道路便已经偏离了其本质。就像《伟大的书》前言里说的:

“要求每一个人必修的含义再明显不过了:不管这些18岁的学生以后干什么事,操什么行当,不管他们以后创什么伟业或者造什么罪孽,他或她都不应该没有这一传统的筑防。这些事最戏剧性地建筑了‘西方’的著作者;这些书是一些最直接地涉及什么是人以及人可以是什么的书。它们应该成为每一个人教养的一部分。”

2条回应 to “有感一次讲座”

  1. dreamfly2 七月 1, 2012 在 11:31 上午 #

    我们老师说新读经运动是六四之后兴起来的。

    • Maclauring 八月 24, 2012 在 11:10 上午 #

      我一點也不懂,什麽是新讀經運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