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五月, 2011

历史如此之近

26 5月

 《血的神话──公元1967年湖南道县文革大屠杀纪实(节选)》读后感

在看到此书之前我从来也没有想过史书里的屠杀会离自己如此之近,就是这个每日充斥着“和谐”、“娱乐”的社会仅仅在四十余年前曾经历过一场如此荒谬、血腥、残忍、可怕又可怜的屠杀。就像作者所说的,每每想起这些曾经发生在身边的丑闻与惨剧,总是不由自主地感到一种愤恨、悲凉与无奈。所以愤恨,为的是带给我们耻辱的凶手至今也没有得到惩戒,更为了那些莫名其妙惨死在同胞屠刀下的冤魂,所以悲凉,是因为人的生命竟然可以这样轻易被剥夺,而所以无奈,是因为事情过去了三十余年却至今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忏悔,而当局在高唱的赞歌的同时仍然不忘遮遮掩掩,试图抹掉所有人的记忆。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s

点点邀请

22 5月

点点啊,就是山寨的Tumblr,不过都是中文也还好啦,至少比新浪山寨的四不像微博要好很多~

邀请:http://www.diandian.com/j/82/?icd=ff5c51c5

暗香——姜夔

19 5月

暗香

姜夔

辛亥之冬,予载雪诣石湖。止既月,授简索句,且征新声,作此两曲。石湖把玩不已,使工妓隶习之,音节谐婉,乃命之曰《暗香》、《疏影》。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我感到羞耻

19 5月

我感到羞耻、困惑、迷茫、无助。

压力这东西

18 5月

我从来没有像这几天这样切实地感受到压力的存在与可怕。纠缠在一起的几件事情已压得我几近崩溃……

感谢老爸,真的!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12 5月

她是沈佳宜,我们的女神。

很羡慕小说中的大家,因为喜欢的女生,狠狠地青春了一把。或许沈佳宜只是青春的借口吧。

Every Girl Needs a Musical Stalker

4 5月

Singing Oah, I love you Moa

You’re way too young for me, but I don’t mind

Never mind what your girlfriends say

Deep inside I’m quite okay

I may have fooled around once or twice

But I really need you

And it’s not like I’m the only guy

Oh, I know how you make them cry

So let’s start by being friends

And let this friendship never end

I knew you years ago

What I want, I don’t know

But let’s just say it’s love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