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三月, 2011

墙角下

25 3月
墙角下 by Maclauring
墙角下, a photo by Maclauring on Flickr.

Kindle 3使用小结

20 3月

Kindle

Kindle 3入手也有快两周了吧,从最初的羡慕别人到现在的自己折腾,也算是上手了,下面就简单总结一下顺便传授一下经验吧~

继续阅读

好似过了一生那么久——《热夜之梦》读后感

20 3月

热夜之梦

第一次听说《热夜之梦》是在《科幻世界》的封面广告上,但当时还不知道马丁大叔的大名,所以仅仅是当作广告那么一看,知道了是关于吸血鬼的故事,就再没去关心了。后来偶然知道了马丁大叔最负盛名的小说《冰与火之歌》,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便拿来一读,结果一发不可收拾,一口气将现有的四部全部看完了,大呼痛快。只是第四部和第五部是一体的,所以只看到第四部便意犹未尽,无奈第五部还没有出版,只好等待。

再一次接触《热夜之梦》就是前几天了,是老虎在豆瓣提到的,凭着对《冰与火之歌》的好感便去读了。读完后并没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而是一种如释重负、好似过了一生那么长的感觉。

继续阅读

Blog规划

19 3月

blog planning

作为一名不合格的Blogger,虽然我不常更新,但也总是希望自己的blog人气旺一点(才不像一些人装出一副一点也不在乎网志人气的模样呢!)~

今天我突然想,如果以一个偶尔撞进来的读者身份来看,我的blog会像啥样呢?结果模拟了片刻后就不敢继续了,因为体验实在是糟糕透顶——就像看到一位姑娘垃圾篓里的卫生巾一样糟糕。因为最近的文章都是一些琐屑的念念叨叨,充满了莫名其妙的自言自语,这样的话语作为暗恋者偷窥心上人的窗口还能说得过去,但要是让别人看的话,估计多半会摸不着头脑转身离去。所以我决定要变换风格~

继续阅读

还缺了点什么

13 3月

也许是春天到了的缘故吧,最近总是觉得还缺了点什么。

起初我以为是自己眼红别人买了好多东西,就买了早就想要的Kindle 3。可惜买来之后就一直很忙,一直没来得及仔细把玩——听歌的时间不少,看书的时间却不多。最后的结果就是虽然买了Kindle 3但状况也并没有多大的改善。

后来我想,会不会是生活缺了点刺激、少了点乐子?于是就结束了死宅生活出骑行,后来又参加了学校的女生节果断帮助了一位小师妹实现了一个愿望(期间八卦不断,我也左摇右摆。。),最后还帮助(其实是恶搞)颢哥在女生楼下喊楼。。

虽然找乐子时心里确实很爽,感觉也很不错,但是一旦停下来还是会感觉缺了点什么,,,虽然每天尝试一件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是非常好玩的,但我确实没有办法去过这样洒脱的生活,到不能说是条件所限,我想多半是我太懒了吧:-P.

既然既不是眼红别人也不是缺少刺激,要是换做别人肯定会觉得是因为缺少妹子所以才会心里不爽。可我偏偏不是“别人”。既然别人这么想那我肯定不能这么想,而且我也打心里接受不了这种缺少妹子的说法(这不是赤裸裸地在鄙视我么!)。。

好了,排除了以上三个(其实是两个,因为我根本就不会想到第三个~)原因后,剩下的合理解释就只有一个啦:我是因为近来没有专心学术而是心有旁骛甚至跑去把妹才会感到心里渐渐空虚(我果然是了不起啊~)。病因找到了,解决也就简单多了——只要专心学术认真学习就好啦~

这大概也算是我这学期好好学习的宣言之一吧!

Kindle 3 入手记

6 3月

上次说到我下单买了Kindle 3,这次就发一些Kindle 3 的图片顺便写写刚入手的感受吧~

先上一张Kindle+国产皮套的图吧~

装在皮套中的Kindle3

继续阅读

鲜果邀请

5 3月

鲜果,不想介绍,目前只能邀请注册,要是想要邀请的话就点下面的链接吧~

获得邀请

噩梦成真

5 3月

最近真的很不爽,不光因为这学期变忙了,更多的是因为上学期太矬了。

前一段时间梦见Y,梦里面Y和我一起回家,结果竟然在路上踩中了地雷身亡,我只能带着悲伤地心情去Y家报丧。基本上梦里就是这么一个故事,做完这个梦之后我还在想为什么会做这种毫无来由的梦呢,因为以前从来没有梦到过Y,所以觉得很奇怪,但梦毕竟是梦,也就没有深究。

继续阅读

我要买Kindle啦

2 3月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首先GFW再次发飙,将塞班上很流行的上推软件Gravity的作者API及官网神马的全都墙掉了,很多人因此没法手机上推(还好我用的Social Scope没有开放注册,用的人比较少,逃过一劫,不过谁能知道下一个会不会就是我们了呢?),其次,我在淘宝上下单买了一只Kindle 3,哈哈是Kindle 3啊~

继续阅读

匆匆

1 3月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罢:那是谁?又藏在何处呢?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现在又到了哪里呢?

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日子;但我的手确乎是渐渐空虚了。在默默里算着,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

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着;去来的中间,又怎样地匆匆呢?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小屋里射进两三方斜斜的太阳。太阳他有脚啊,轻轻悄悄地挪移了;我也茫茫然跟着旋转。于是——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天黑时,我躺在床上,他便伶伶俐俐地从我身上跨过,从我脚边飞去了。等我睁开眼和太阳再见,这算又溜走了一日。我掩着面叹息。但是新来的日子的影儿又开始在叹息里闪过了。

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在千门万户的世界里的我能做些什么呢?只有徘徊罢了,只有匆匆罢了;在八千多日的匆匆里,除徘徊外,又剩些什么呢?过去的日子如轻烟,被微风吹散了,如薄雾,被初阳蒸融了;我留着些什么痕迹呢?我何曾留着像游丝样的痕迹呢?我赤裸裸来到这世界,转眼间也将赤裸裸地回去罢?但不能平的,为什么偏要白白走这一遭啊?

你聪明的,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

–朱自清